请律师有用吗

 2018-06-08

 有个法学家说过“在刑事诉讼中,律师是必需品,而非奢侈品”,有的时候聘请不同的律师会有不同的结果。在法庭上,有人替你说话,这是很重要的。但是我们也常常听到一些人包括某些公安局、检察院、法院工作人员(尤其是落后地区)会说这样的话“请律师没有什么用”、“律师就是骗钱的”,现在我们就要分析为什么会有说法。
    一、 实践中确有骗钱的律师、能力不强或者责任心不强的律师。和其他行业一样,优秀的永远是少数,是稀缺的。在我上学的时候,我家也曾打过官司,最终官司输了。当时我父亲对律师的印象就非常不好。这个律师是通过朋友找的,父亲又给这个律师的亲属安排了工作。现在我从专业来看,这个官司明显是不应去起诉的。这个人称X铁嘴的律师还在办案子,他可能把父亲这个官司忘了,但是我们还记得的。
    有的家属认为通过朋友找律师,认识人好办事。多数情况下,这种做法不会得到最好的结果。就你找人帮你下棋,你要找不是你最熟悉,而是要找最厉害的棋手。最厉害那个棋手你不熟悉,你不用担心他不尽心,只要他答应你,他会为了他自己的声誉在做事,一个高手会让自己随便输掉一场比赛吗?他会让检察院或法院评价他徒有虚名吗?所以他当然会用心做事,为了自己的声誉,当然你的案子他也会办好的。
    优秀律师也是内心很有尊严感的人,他一般不会吹嘘自己有什么关系,他会认为他不需要通过别的外在东西来证明自己的能力。但是你相信一个优秀人,他的朋友也一定会很优秀。就象你下棋找高手似的,如果你提出额外的要求,这个高手可能就对你不太理睬。同样,优秀律师相信分析案情就会征服你,他的见地、眼光就足以令你信服。如果你没有感知到,或者提出基于不信任而产生的各种要求,他的态度会很冷淡,金子会因为你没有发现是金子而拚命表现来证明自己吗?和优秀律师(或者高手)擦肩而过,是你的损失。你不要指望优秀律师会象一般律师那样想方设法的去迎合你。你这个案子的收入对优秀律师不重要,他们也不是为了这个收入在用心办案,用心办案是源于内心的成就感。
    选择律师,家属会有很多标准。律师选的糊涂,案子也打的糊涂。标准虽多,但归根到底你要选择最优秀的律师。只有优秀律师才能产生更好的结果。有的家属在咨询过律师以后,内心对律师非常认可,但也想听听朋友或者亲属的意见,有时通过转述律师的说法去征求其他人的意见。这就象你看了一场电影,你认为电影非常好,但你又不确定你的看法是不是正确,你跟别人讲了电影的内容,问别人这个电影好还是不好。由于转述水平有限,一部好电影别人的结论可能是这个电影很一般。你为什么不相信自己的感受呢?如果你不自信,你也应该领着你相信的人去看一遍电影(或者来再来咨询一下)。待续
    二、 某些人反对找律师是有其自身原因的
    某些公检法的人是反对找律师的,他们可能会说,找完律师,案子还不是我们定吗?他们的潜台词是把钱给律师干嘛,直接把钱给我就得了呗,我就给你办了。还一种心理,他们不喜欢他们对案件失控,找完律师后,通过律师的意见家属会给案件有个深入的认识,可能就不听办案人的话了。对办案人来说,家属不好骗了,不能摆布了。从这种角度他也不希望家属去找律师。
    也有他们非常真诚替家属着想,认为案件没有什么希望,找律师是白花钱。但他们的认识有其局限性,看法不一定是正确的。前段时间姚润圣案件,他在公安局的直系亲属就坚决反对找律师,认为没有什么用,结果案件我们接手以后,案件峰回路转,最终案件无罪。公检法人员虽然和律师读的是一本法律本书,但大家的角度是不一样的,公检法人员并没有辩护方面的专业技能和经验,同样是会游泳,但他们不是专业的救生员,有时他们的看法是基于好心但不一定正确。
    还有一些你找的办事人也反对找律师,有的原因是办事人在其中有他自己的利益,怕别人妨害了他的利益。基于此,他会坚决反对找律师,如果你坚持要找律师,他可能会提出他帮你找律师,最终找一个对他言听计从的律师。
    在刑事诉讼中,家属以往的经验需要更新的。家属办事经验是以往和行政机关打交道的经验,即使和公安局接触,也往往是行政业务接触,比如治安处罚或者办理户口等等。行政事务弹性很大,找人不找人可能会决定这件事能不能办成,或者能不能顺利的办。但是这种经验,用在刑事诉讼往往并不能起到良好的效果。刑事诉讼的钢性很强,弹性相对要小得多。对于办案人违法办案的风险也很大,他不可能为了一个案件把自己工作丢了。即使这个人级别很高,案件他也不会明显违法办案。他要评估风险,他要顺势而为,万一风险出现他要有可辩解的余地和退路。在刑事案件里,一个真正的办事人是不会轻易夸下海口。夸下海口那些人往往都是骗你钱的。   
    很多家属都被骗过,原因在于这种诉讼过程他们非常陌生,实际运行的规则既包括明确的法律条文,也有当地的通常做法,还包括一些潜规则。家属找几个人问过以后,常常是听糊涂了,不知听谁的好了。家属在迷惑时,有个人出现了,他说这事他能办,他认识某某领导,一句话的事,以前办过好几个了,下周一人就能出来,家里现在需要拿点钱,然后等着领人就行(还有的高手会提到,出来以后你们给钱就行)。这个人说的如此确定,把释放时间都确定了,不容家属不信,于是家属被骗了,钱被拿走容易,但想拿回来就难了。通过这件事,家属的工作变成了两项,一项是原来的打官司,另一项是找骗子要钱。这时家属会心力交瘁,要钱要么不了了之,要么拿回一部分,草草收场。也有咽不下这口气,坚决要钱的,但最后本来的案子耽误了。只要拿回一部分钱,骗子都会散布舆论,说家属如何如何不讲究,案件的局面进一步恶化。
    当家属被骗以后,家属常常产生不相信任何人的心理。这种心理会影响到家属与律师的正常交往。当人被抓以后,家属找找人是正常心理,如果你们坚持要找人花钱办事,那就找个有正式单位的人来办,把握相对大一些。有的时候,家属就象小羊,他要走很长的路,沿途有很多狼群,但你们不被骗也是可能的,第一,你们要知道,案件是个法律问题,你必须首先依靠法律,法律也有失灵的时候,但法律相对可靠。第二,关系不能万能的,在刑事诉讼中仅仅依靠关系是不行的,只有关系没有其他因素是不能解决问题的。第三,你们要选人,哪些人是诚实的人,哪些人是骗子,这个你们能感觉到。这世界上有很多人,骗子是抓住你心理弱点的那个人。不要以为从前关系好就不会骗你,不要以为你对他好,他但凡有心就不会骗你。骗子会骗所有的人,包括他自己的家人。第四,你们要经受住“人马上出来”的诱惑。这种说法多数情况是虚假的。事情不会那么简单,刑事诉讼非常复杂,一般人不会马上出来,如果人能马上出来,多数你也不用花钱,那是依法人就会出来。第五,不要人托人再托人去办事,你可以直接去找办案人。许多人的想法,办案人不会理我的。如果从法律角度人有出来的可能,办案人一定会接待你,而且会很热情的接待。人托人再托人去办事,花费极大,成功率很低。 
    三、 影响案件有诸多的因素,既有律师的因素,还有其他因素。多数情况下,律师可以调整其他因素,但有时侯律师也调整不了。这些因素包括领导批示、媒体关注、纪检专案、当地习惯做法、法院不对外的规定、被害人态度、被告人的供述。
    领导批示:是指上级领导对具体案件的指示。谭喜峰非法拘禁案是市委书记批办严惩的案件,被报纸上称为黑龙江“黑砖窑”案。这个案子在办理过程中,所有司法工作人员都有一种无形的压力,如果量刑从轻需要有非常充分的理由。这个案子我们突破了取得期待的结果。
    媒体关注(媒体审判):最典型的案件是王文襄故意杀人案。王文襄是否构成杀人罪,我相信任何一个人法律人都能得到结论。但压力面前法院的动作也会变形。媒体关注、纪检专案,和领导批示案件相同,在这一类案件中有时法官敢于违法从重,却不敢依法从轻。他们会非常严格审查从轻的理由,揣摸领导、媒体、其他机关的反应,避免引火上身。这其实是法官的自我审查,一般的领导、媒体、其他机关都很尊重法院的专业性意见。这时你要鼓励法官依法办案,提出更为充分更有依据的观点,减轻其内心压力,从而达到依法判决的目的。
    当地习惯做法:是在某些地方形成了一种约定俗成的规距,这种习惯做法在有些案件是错误的,但是你很难突破。比如在有些地方从来没有过正当防卫的认定,他们会用放大镜甚至显微镜来找行为的错误或不当之处,从而不认定为正当防卫。我说过有些地方的正当防卫标准,是选拔全国英模的标准。如果你的行为不是完美无缺的,不是和教科书经典案例一模一样的,你就不是正当防卫。在有些铁路检察院习惯于把重大责任事故罪认定为过失致人死亡罪,当你提出异议时,他们就说他们是专院(专门性法院),他们就是这么定的。还有的中院个别庭,习惯于驳回起诉,如果一审实在错误不好驳回的,他们会强力劝上诉人撤回上诉。改变一个地方的习惯是非常难的。
    法院不对外的规定:比如某中院有个关于拆迁案件审判的规定,凡属拆迁案件,都要放宽定罪标准,从而服务经济发展的大局。这些不对外的规定,你可能不知道,法官也不会去提到这个规定,但这种规定在法官心中可能高于法律规定。成凤山案件就遇到这个问题,律师千辛万苦才能案件打成掐期判决。
    被害人态度:比如轻伤害案件被害人不同意调解,律师很难取得缓刑的结果。律师就得立足于如何向被害人施加压力从而迫使其进行调解,或者答应相对合理的数额。如果碰到坚决不同意的被害人,律师的努力也可能会付水东流。
    被告人供述:我最近遇到强奸案子,种种间接证据表明被告人与被害人是对象关系,双方发生关系未违背被害人意志(发生关系被害人给被告人发短信,内容为老公,你想我吗,你在做什么?),但被告人坚持认为他是强行与对方发生性关系。
    对于案件中的这些其他因素,优秀的律师通过正确的判断形势,对症下药,努力消除其影响,避免非法律因素影响律师预定目标。可以说我们胜诉的大多数案件都存在其他因素的影响,我们不抱怨司法环境的恶劣,我们更愿拿出更多时间和精力抑制这些其他因素、克服这些不利因素,从而获得弥足珍贵的胜利。在很多律师经常性败诉的时代中,优秀律师就不允许自己失败。因为一旦失败,那个非常信任你的委托人就会受到巨大压力。     
    当案件中的一些因素时,影响到案件的结果时,于是就有人开始说:“早说过了吧,请律师没用”。是的,不是所有案子我们都能保证百分之一百的胜算,就像再伟大的军事家(比如拿破仑),有时他也得承受失败的痛苦。即使我们非常非常努力了,我们拚尽了全力,也不是每一次我们都能战胜这些因素。我们能保证的是:我们会比一般律师更专业,更用心,将更多时间用于案件,百分之九十的案件请不请我们是不一样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