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城玮律师作为专业律师就焦英霞案接受哈尔滨日报采访

 2018-06-08

吸金黑洞的罪与罚 英霞案背后的逻辑与秩序
2011-01-17 10:49:56  来源:哈尔滨日报

  [提要]  15人中,董事长焦英霞与总裁杨春孝的一审判刑结果最重:犯集资诈骗罪,被判处死刑。在宿雷看来,15名集资者或许早已产生错觉:只要资金链不断,英霞公司就是在从事正当、合理的金融行为。
  4名主犯从右至左依次为焦英霞、杨春孝、陈维明、邓兰亭

  财富“蓄水池”中 的“资金戏法”
  表面看,焦英霞做的事情就是“倒腾”。而一旦以这种“资金戏法”开始,命运必然如有去无回的车轮,越走越远。
  是否以“非法占有”为目的?这个界限对焦英霞来说,攸关生死。
  落网后,焦英霞很沮丧。此后,她很配合警方调查,但拒不认罪。宿雷告诉记者,焦英霞始终坚持自己是非法吸存,而非集资诈骗。
1月4日,最高法发布《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司法解释》,明确了“非法集资”的定义: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法律规定,以发行股票、债券、彩票、投资基金证券或其他债权凭证的方式向社会公众筹集资金,并承诺在一定期限内以货币、实物以及其他方式向出资人还本付息或给予回报的行为。非法性、公开性、利诱性和社会性是其4个特征。
  《刑法》中的相关罪名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与集资诈骗罪。二者这次被更加明确地区分。宿雷认为,这一点非常关键,因为前者最高量刑是有期徒刑10年以下,后者最高可判死刑。前者意在“借”,后者意在“骗”。一旦具备“非法占有目的”要件,则被认定为集资诈骗罪。
  在陶增田看来,英霞公司持续跨度如此之长,是因为焦英霞有着与其平凡外表形成巨大反差的高级智商。她的资金“戏法”属于高级“倒腾”,而她自己则更像一条纽带,将一群有社会地位的人、高智商的人和有钱人系在一起,以“空手套白狼”的招数,创造一个财富与地位双赢的传奇。
  期权股、原始股、产权股、深圳产权股、有奖销售……英霞公司在没有任何审批手续的情况下,不断推出琳琅满目的投资手段。这些回报短期即可获得,且比银行利息和股票、债券等传统投资方式所得回报更高。高回报背后,还有杜撰的产业故事。
  确有相当一部分投资者在几年内被返本付息,甚至翻本好几番。英霞公司在这些投资者的高涨情绪中飞速发展,如同坐上火箭。最火的时候,进公司投资必须找熟人。
  但后来加入的投资人,基本上血本无归。因为这个财富“蓄水池”实际等于一汪死水,它没有“水源更新系统”,即没有经营链条。那些所谓“实力雄厚”、“搞订单农业深加工种植一条龙”、“在美国搞上市公司”等等公司宣传,全是谎言。公司所有开销全部来自非法占有的投资款。“大股东”是焦英霞的亲戚;9个子公司几乎没有实际经营业务;美国上市不过是花钱买的壳公司……这个“大公司”只生产过一些市面上见不到的煎饼、挂面和饼干,还有当年搞“农业深加工”时丢给农民的“有机种子”和烂在地里的仙人掌。
  没有实体产业,公司只能靠拆东墙补西墙,吸引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和资金才能维持生计。非法集资案专业律师、黑龙江启凡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城玮认为,一旦资金因此前的高返利陷入紧张,非法集资机构就要不断以更多方式吸收新资金来补窟窿。而一旦没有新资金,“戏法”也不灵了,财富“蓄水池”就会瞬间崩溃。
  2008年“金融危机”影响下,投资者普遍表现消极。从公司“开发矿山”到“研制特效治癌药”……杨春孝开始以各种神乎其神的欺骗方式稳定民心。最终,人数与资金的骤减导致英霞公司脆弱的资金链条断裂了。
  同年起,市公安局先后侦破的还有“金源葆案”、“时代案”、“圣瑞案”、“康健案”、“吉秀案”等5起特大涉众型经济犯罪案。同样是被吸金黑洞搞得血本无归,才有人陆续报案。
  近年来,哈市非法集资案明显上升。张城玮说,利用经营投资、商品销售、电子商务、基金运作、风险投资、新能源开发、消费返利等形式的非法集资纷纷涌现,并由传统的种植业、养殖业向房地产、商贸、金融、旅游等行业渗透,具有很强迷惑性与隐秘性。很多概念名词,人们可能经常听到,却不甚了解。